铃铛遇到风会响,我遇到你,心里的小鹿会乱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把这句话存在这里,在需要勇气的时候,请替我悄悄说给你自己听。这里荒芜寸草不生,后来你来这儿走了一遭,奇迹般万物生长,这里,是我的心。大概喜欢你就是,早上想你,中午想你,晚上想你,梦里还要遇见你,马不停蹄生生不息地去见 ​​​​...展开全文c
瓦拉东有两个女性长辈,一位是被马奈再三描绘的莫里索(少女瓦拉东就曾给她当过模特),一位是旅居巴黎的美国人卡萨特。她俩的终生实践对准马奈、德加,亦步亦趋,力度和浓度到底有限。瓦拉东后来居上,远远超过她们。我们对比这三位画家画的母与子,瓦拉东显然更有生趣,更动人。文艺复兴和巴洛克宗教 ​​​​...展开全文c
旅夜书怀
杜甫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
渡汉江
宋之问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
听董大弹胡笳弄兼寄语房给事
李颀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
古戍苍苍烽火寒,大荒沉沉飞雪白。
先拂商弦后角羽,四郊秋叶惊摵摵。
董夫子,通神明,深山窃听来妖精。...展开全文c
但布法马可吓到我了。他的生猛和力量,他的肆无忌惮,他疯狂的想象力,他的神奇感,我想说,一种神奇的残暴感,正好比北魏的壁画。论造型,论解剖知识,他远远不如米开朗琪罗,就像北魏人,一张脸都画不像,一条腿也画不准,哪里比得过唐宋?他们还不那么会画画,还不那么懂画,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 ​​​​...展开全文c
细思极恐//@小杨佩奇四鸭:这就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性构陷啊!//@球yo-:18年这样的照片都要把地点扒得清清楚楚,那18年其他的照片,是不是也…🙊细思极恐啊//@猫咪疯子艺术家:某艺人团队里有人能这么变态地研究别的艺人的社交媒体账号,太变态了,连小张的粉丝都不知道这张照片在哪个地点拍的
上面的是小张2018年11月旧照。

下面这操作我只能说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第一次看到。太恐怖了太恐怖了[二哈] ​​​​
这个命题在他憨傻的塞尚老弟那里,走得更远:塞尚的每幅画,都打算不断不断画下去。按照传统要求,他的一生,没有一件作品是画完的。相比之下,凡·高那幅,颜料至少铺满画面,可是塞尚留下五分之一的画,连画布底子都还空着,铅笔稿子历历可见。为什么呢?
在一个叫作蓬杜瓦斯的地方,青年塞尚跟着毕沙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