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见鬼的茫然感又来了。好像是意义坍塌的瞬间,我手里没有玫瑰,我手里什么也没有。 ​​​​
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叫雪上加霜。我他妈差点被霜埋了 ​​​​
我以为马上要步入正轨了,又被生活戏耍了一把,打回更低点。 ​​​​
想看老张演一些爱人爱得惊心动魄的角色,他好像有点年月没演过痴情人了。 ​​​​
  • 今天是我的生日12月22日,来祝福我吧~

天呐,中罗朱这部剧,不看阿云嘎还能看什么?告诉我答案朋友们?

看配译灯光舞美编舞音响服装转场吗,还是别的演员?我在他没出场的二十分钟里面,痛定思痛我的钱到底花在哪里了。最后勉强靠一些合唱独唱以及被麦克风线衬得很涩的脊背拉了回去。

我还蛮理解说郭亢的点,毕竟毛球是全剧唯一的真神经病 ​​​​...展开全文c
大家看道枝发出的母爱呐喊和之前看胡小煦发出的赞叹好像差不多嘛。 ​​​ ​​​​
这两天上海的梧桐在飞叶子,就是那种满天满地的落。风不柔,但是它们掉下来的轨迹还是很好看。 ​​​​
可以说我每天活着来公司就是为了看看楼下公园的银杏梧桐,没有公园我会死掉。 ​​​​
太委屈了
就还蛮矫情的,有时候爱壑难填就会变得委屈起来。但后来又发现,一个人想要被爱几乎是本能,有所求通常是在兴致勃勃又莽撞地爱过之后:好希望你可以短暂又热烈地点燃我一小会。 ​​​​
与其说孤勇者是在代消失的代码,不如说是在代自己不可以暴露的伤口 ​​​​
我也不知道在可悲什么,但那些无形的绳子和丝线就是这样给你的笑容上了枷锁 ​​​​
他哪里还有自由可言呢,他的自由早就在冬天那个机场汹涌的人群中交付出去了。 ​​​​
这段关系现在还能称得上美的部分,可能也就是标志性笑着欲言又止的那一秒。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