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到棒棒糖的兔叽

吃不到棒棒糖的兔叽

画画儿的,intj
超过8000万人正在使用
我什么时候才能远离这个充满智障和攻击性人类的地方啊… ​​​​
#HuiArtChannel#
张季:蹈 Bardo (Part.2)
🪲
一场关于张季绘画中思考痕迹和体验的“舞蹈”。
视频中的自述部分为艺术家张季日常绘画间隙时写下的随笔,图片素材来自于他近两年手机里随手拍的照片。 LHuiArtChannel的微博视频 ​​​​
这时候,之前的很多同学,或朋友,都陆陆续续的传来保研名校或者直博的好消息,清华本科的朋友拿到了直博名额,表姐拿到了中科院的保研名额,其他朋友不是出国留学拿到了top2的offer就是保到了交大或者北大,显得我尤其像个巨大号的垃圾。亲戚聚会免不了被拿来比较,家长之类的人首先是吐槽学艺术的没 ​​​​...展开全文c
思考很多问题,偏见,少数,群体,每个人似乎都认为自己是孤独的少数人,可多数又是什么样的呢?这是个悖论,难道是社会中所给予幻想出来的大众化审美标准吗?可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人充满偏见,这难道就不是另一种少数群体者吗?
………真复杂,但我的理智又告诉我,凡事绝不能一元论,单向看事情,学 ​​​​...展开全文c
学校办的写意油画展览是真的傻逼。 ​​​​
很多人在备战考研,或者考各种东西,剥离感,窒息感,还有同学嘴巴里不断重复散发着的焦虑和极端的抑郁感,相信我,没人会喜欢真正的神经病患者的,因为都受不了她们。
我应该何去何从?盲目,但我不想盲从,我也不想跟风,深知国内艺术类学术做的垃圾的要死,真的不想留在这些地方,未来会有未来吗?
​​​​...展开全文c
焦虑症犯了,心脏在狂跳,濒死感很让人窒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越来越胖了,从早吃到晚,过分的要死,这种垃圾根本都不值得被爱。
前阵子只是听别人说学校对面有跳楼的,学校的领导就慌张的要死,都是怕事情找到自己头上罢了,事实上谁又会在乎那些每天生活在边缘里的人呢?今天去健身房的路上看到 ​​​​...展开全文c
为什么我做不出东西来,难道真的是吃药吃麻了?
??

又开始思考很多问题… ​​​​
看着去年自己拍的一寸照片,发现今年自己已经胖的没有脖子了[拜拜]
过分,难道要我回去吗 ​​​​
原来emo了吃了药之后立马就会好[拜拜][拜拜][拜拜]
果然复查的时候,那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医生面无表情的说着,你这还是抑郁症啊,还不能断药,看这不是反复了吗。
妈的,又变成每天睡睡吃吃吃的废物了。 ​​​​
妈的睡不着
空气里最多的是氮气,然后是傻逼。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