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線花子

赤線花子

花子,生于21世纪,正在穿越末日。
置顶 别去琢磨那些阴晴不定的片段了,没有答案,人的复杂性无从探究,散场是所有人之间的谜底。 ​​​​
这几年,感觉自己身处随时会崩塌的疯乐园,不断被迫参与某些游戏,从阅读规则到疗愈后遗症,所需时间漫长而不可预量。能确定的是,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很致命,游戏却似乎貌似仿佛好像才tmd刚开始。 ​​​​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意识到根本无法拥有自己的世界。 ​​​​
最快的省钱方法就是最大限度摆脱虚荣心。 ​​​​
对于一个念旧的人来说,故事里最终都没有坏人,只有坏事。 ​​​​
真正欣赏和爱一个人,并不会因为彼此间的亲疏关系而产生变化,普通关系也爱,不爱自己也爱,爱过分散了也深深地欣赏和祝福。 ​​​​
7月27日 11:08 已编辑
我对生存生活空间的态度就是,你想杀了我,那我就得清楚你凭啥杀我,我又为何而死,而不是死之前我要努力快乐,要积极,还要争取体面。 ​​​​
别人的苦难不能治好我,大面积歌颂精神胜利法让病症更显现了。 ​​​​
「茨威格:在我对时代的一切“不满意”的时候,我在自身身上找到了“满意”的结果」

这也是当下我的感受,混乱荒诞禁闭的社会环境,让人惊醒、直视然后经历重塑。 ​​​​
长期都是靠电影音乐书籍之类的东西,边面对生活,边逃避生活。看起来“没啥用”的东西对我来说应对荒谬枯燥的人生真的很顶用。 ​​​​
常回头看看也没什么不好的,说明以前还不赖,有夏天的回忆才让我确信夏天真的来过。 ​​​​
我也会期待末日,但末日前我需要一次自由的狂欢。 ​​​​
以前老想,有些人天天搞严肃谈话,整深奥的东西累不累啊,后来搞明白了,对于人家来说那只是随便唠唠嗑。认清自己的有限是很有必要的。 ​​​​
5月16日 15:53 已编辑
原以为,今年夏天我们会按计划出行,去看海去游乐园去音乐节去影院咖啡馆约会,或者脑袋空空坐在公园逗留散步吹风听音乐,又或者三五成群绕马路谈天说地吃炸串穿越斑斓的霓虹灯,累了大家便说声晚安明天见。 ​​​​
5月16日 15:01 已编辑
很多人生活在形式完整的家庭中却是缺少父爱母爱的,而单亲家庭小孩也可以通过自我教育抵御所谓的“缺失”,其实人没有那么脆弱也没有那么需要达成某种完整,有没有真的体验过爱和尊重才是塑造人格的关键。若没有,学会自爱和自我教育便是出口。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