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舒紫袖,舞在水中央。......
《归》是继《行者》之后的又一支古典舞作品,我知道它来的晚了些,但这就是我来到舞蹈风暴想做的,一次次突破自己,尽最大的可能去改变,这也是我通过这个圆形舞台得到的最大收获。以行者的身份出发,途径种种风景,把沿途的收获纳入自己的行囊,并且再次以行者的身份归来到这个舞台。这是我来舞蹈风暴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根据博主设置,此内容无法访问 ​​​​

《十二月》(此诗据布朗宁的诗重填)
这正是一年的冬天;
这正是一日的夜间;
这正是夜间的零点;
暮光下雾珠从未干;
繁声里琴瑟鸣婉转;
大海上鸥鸟急翱翔;...展开全文c
《子夜歌》(之一)
难言愁绪谁能免,摇落年华奈何限。忘了是与非,轻觉秋梦归。 寒曲谁与唱?听雨滴敲窗。夜深雾重重,琴淡冷处浓。 ​​​​
《夜如年》(之一)
流云下,冷空前,弦弦琴音风飘远。
只为明华舞九天,字字影影夜如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