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痛的想死
我踏马直接通宵去考试是吧 ​​​​
直到现在也就抓了俩人,剩的人是很难找着吗?这踏马就是性骚扰我说一百遍性骚扰性骚扰性骚扰性骚扰性骚扰性骚扰!!!
#唐山多名男子在烧烤店围殴多名女子#】6月10日,河北唐山。有目击者称,10日凌晨路过机场路一家烧烤店时,见多人起冲突,疑因男子酒后搭讪女子,后多人对女子进行殴打。机场路派出所回应,有出警。10日下午,#烧烤店主回应多名男子骚扰殴打女生#:当时有顾客报警,警方已介入处理。(澎湃新闻、沸点 ​​​​...展开全文c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我爸妈现在在一起洗澡
我是一句话都不敢闹[跪了] ​​​​
小陈的日记简直是鬼画符,读他的日记这是对我眼力和判断力的考验 ​​​​
怎么会不喜欢芍药呢,一大朵一大朵还香香的[送花花] ​​​​
人为什么要学计量经济学啊,这是什么一堆乱码啊,把我逼死了是有什么好处吗 ​​​​
救命我可能是出问题了,最近情绪波动好大,好容易突然崩溃[单身狗] ​​​​
转发微博
我已经实名举报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的李文韬副教授整整2年,他说他认识各级国安局、天津市黑社会、公检法,可以让我和家人吃不了兜着走。我母亲已经深受家庭折磨而去世多年,目前和父亲已经断交。这件事从始至终折磨了我六年,几次尝试自杀,南开纪委面对我的举报证据不予理睬,中央巡视组电话也空号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