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讲座,一位道貌岸然的所谓专家教授侃侃而谈,不停地为上峰洗白,其间引经据典却又自相矛盾,又想说明其历史的选择,又无法解释其怕大权旁落的惶惶不可终日。很愚蠢,很搞笑。 ​​​​
转发微博

根据博主设置,此内容无法访问 ​​​​

支持你,有正义感的好律师

根据博主设置,此内容无法访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