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桐直到新婚夜,才知道自己嫁的老公是植物人。谁知道第二天老公就挂球了,她瞬间成为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不存在的。 她冷笑拿起银针,老公活了。 醒来后的顾青斐,眼神暴戾说:“想生下我的孩子,做梦。” ​​​​
  • 长图
再见面时,她在别的男人怀中。傅景庭的脸阴沉而可怕。
“刚离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总无关。”女人笑靥如花。 ​​​​
  • 长图
他是整个帝国最阴郁暴戾的男人,却因一场意外与她联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却把她抱在怀里,霸道不失温柔的求爱,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进骨髓里。“林初瓷,说你爱我。” ​​​​
  • 长图
夏凉爱唐墨时。即便,他是她闺蜜的男朋友。即便,他是她名义上的兄长。即便,他恨她恨到全世界都知道……
“唐墨时,就算有你的地方是万丈深渊,我也会纵身一跃,甘之如饴。”“夏凉,只要你活着,我就不可能爱上你。”
是吗?她微微一笑,纵身跃入大海。唐墨时,这样,你可以爱我了吗? ​​​​
  • 长图
离婚签字后他又后悔了!
某天醉酒吃醋的裴先生像只受伤的野兽。
“你说你脖子上的吻痕哪来的?你昨晚和哪个野男人在一起?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女人无语片刻冷淡道:“他的名字叫傻子。”否则怎么连昨晚发生的事都忘了…… ​​​​
  • 长图
这世间苦难百态,我从不想逐一经历,唯独想做的,便是守着顾知州从黑发到白头。可奈何我心向君心,而君心向明月。 ​​​​
  • 长图
深夜时分。
传闻中手握大权,禁欲高冷薄时衍趴在老婆床头前:老婆,地板凉,我能不能上床?
宁暖暖看他可怜:能。
下一秒,她被薄时衍欺身压住。 ​​​​
  • 长图
又软又香的味道让禁欲多年的他招架不住,
“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嗯嗯。” ​​​​
  • 长图
“不要……唔~”
话音刚落,一阵痛楚袭来,也让她最后一点理智消失殆尽…… ​​​​
  • 长图
七年前,她是寄住在霍家的小孤女,他是深陷热恋的霍家二公子。她在青春萌动的时候爱上这个大自己八岁的男人,却成为了推他热恋女友堕楼的凶手。七年后,她是风情美丽的海外记者,他是霍家独当一面的继承人。狭路重逢,她对他视而不见,他却时时出现,不经意间掐断她一枝又一枝的桃花。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衣服脱了,趴好。”
宁半夏戴着口罩,托着一个医用托盘进来了。
“裤子也脱。”
江景爵闭了闭眼,解开了腰带。
这是第一个能让他主动解开腰带的女人。
大概也是最后一个。 ​​​​
  • 长图
简桐直到新婚夜,才知道自己嫁的老公是植物人。谁知道第二天老公就挂球了,她瞬间成为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不存在的。 她冷笑拿起银针,老公活了。 醒来后的顾青斐,眼神暴戾说:“想生下我的孩子,做梦。” ​​​​
  • 长图
再见面时,她在别的男人怀中。傅景庭的脸阴沉而可怕。
“刚离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总无关。”女人笑靥如花。 ​​​​
  • 长图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