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被女权运动洗礼过,但我甚至比很多女性都尊重女性。说明这跟运动无关,况且现在很多女性站在弱势的立场实施强势。。。或者贩卖弱势。。。我不知道女权该怎么走下去,或许那只是一种乌托邦式的幻想。还有一些特别极端的女权主义者,别人还没做什么就是上来一顿怼,就像被迫害妄想症。
我算是明白了,女性群体中的一部分被骂着女拳还在努力争取平等,但是耐不住这群体很多人是精神男人。 ​​​​
《传销的魔力》
我知道那些天天给我妈打电话的人
打的什么鬼主意
而我无能为力,看着我妈天天往家里搬运着
吃中药的鸡下的蛋
蓝莓中提取的叶黄素咀嚼片
95%的黑芝麻胶糖丸...展开全文c
那些个狗屁政治,还谈什么信仰。。。 ​​​​
《神啊》
人间全是你的不良反应
说明书上找不出漏洞
如果我不相信你
那我又在唾弃谁呢?
——2021.01.17夜 ​​​​
《乐队》
吉他手陶醉地挥霍肢体
贝斯手安静地弹棉花
架子鼓先生是受伤的八爪鱼
歌唱者振动着声带
所有的乐队差不多都这样
声音随振动发生...展开全文c
每个人都在斤斤计较。不抽烟的不愿给抽烟的倒烟灰缸,抽烟的不愿给不抽烟的吃一片萝卜。。。 ​​​​
《躺平是必然的》
退回到基本面,所有复杂的问题,都变得简单了。其实这个世界很简单,我们却一直在把它复杂化。比如说经济,什么是经济,一堆的金融理论看得头大,经济无非是由各种交易组成,易物、买卖、信贷。。。当然除了食物和水,一切外在的附加物皆为泡沫。想一想,假如你此刻躺平,你的劳动可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鬼歌 | 祁国

我爱鬼貌堂堂
我爱亭亭鬼立
我爱鬼高八斗
我爱一表鬼才
...展开全文c
男人只想战争,让他们去斗吧。女人们只想把诗写好,而标准并不是由男人来定。我一直认为“操”是一个双向词。。。//@黑哨诗歌出版计划:[浮云]//@张亦辉--布朗运动: 转发微博
O翟永明:非非女诗人秘事
翟姐写非非女,重要。。[赞][赞][赞] ​​​​

翟永明:非非女诗人秘事

女书诗社是以“非非女诗人”小安和刘涛、杨萍、陈小蘩为核心的一个女性写作圈。在此周围聚集了一些更为年轻的女性诗人。...
2022年的第一首好诗,想起我也曾写过一首春梦,作为男性的视角,刚刚又修改了一下。 ¡查看图片 //@黑哨诗歌出版计划:[喵喵]冬天里的春梦
《春梦》

昨天梦里
你的阴茎变得很长
很长,很长
长得像一条公路
我就在上面走...展开全文c
我想他们不是缺乏诗意,而是缺少发现诗意的眼睛,而有一些写诗的诗人显然毫无诗意。//@黑哨诗歌出版计划:[顶]//@刘果1989:我告诉身边每一个不写诗的人,“你也是诗人”,可他们全都不信。//@自杀节奏:[纸飞机]//@_TenerifeSea_: 大家都是诗人
《你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是在什么地方?回答如下》

在一个比棺材
大一点的出租房
并补充

我还见了血...展开全文c
《蚂蚁之歌》
只有蚂蚁听得见
喜悦之歌
哀悼之歌
在大象的耳朵里
唱呀
在绿豆蝇的尸体上唱...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