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民间那些自媒体黑战狼,实在太黑了,出了个丰胸整形广告,劝俄国爱国女性丰胸要选择俄国国旗款式的。
爱国就要爱他的全部 L中产生活大赏的微博视频 ​​​​
发布了头条文章:《在插画图片里捕风捉影,苏联人最在行》

斯大林时期的审查员严格遵循指示,用放大镜日夜不停的检查,不仅检查书本印刷品,也检查日用品、服装、雕塑,各种图案。
有人发现,斯大林和高层的合照中,照片国旗的褶皱中露出了一具骷髅。有人在棉花厂的布料,通过放大镜找到了布料花纹上 ​​​​...展开全文c
在插画图片里捕风捉影,苏联人最在行
中产生活大赏

在插画图片里捕风捉影,苏联人最在行

这才是真正的上海精神,草根工人喝着啤酒,积极向上。最近两三年铺天盖地营销“我要买咖啡啊啊啊”“上海红酒咖啡精致优雅”“上海职业女性吃法餐,北京职业女性吃卤煮”,有大病
今天刷到了这则二十年前的广告,清晰度大概240P。歌里的力波啤酒现在已经买不到了,歌里的上海现在也不见了。 L无证司机阿玛君的微博视频 ​​​​
监狱里面,个个都是人才//@猴子先生田坤: 文中比较有价值的部分,是犯人分级和福利指标挂钩(指标是核心),而分级的标准又与“接受改造”的“表现”有关(驯化度是核心),对管理者来说这种表演性服从,降低了管理成本,对犯人来说,又缓释了被困的焦虑。
很有代入感,心里都模拟了很多遍纯狱风的管理生活[允悲][允悲] ​​​​
  • 长图
给写字楼小白领注入塞北武德//@东瞅愁西望忘:我17年底在优管上看到一个波兰人在马里乌波尔实地调查,马里乌波尔先被乌东独立武装和俄军控制,后来又被乌军夺回,重新恢复往日生活的过程,就有一乌东人被拉到远东种地,有历尽千辛万苦回到原来公司上班,很有意思。
皇协军待遇:强征入伍,用老爷枪、喝臭水、当炮灰…2月下旬,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二州俄控区的人们,正在奉命大作欢喜状庆祝获得俄国外交承认的喜悦中(图1),就收到了总动员令,学生、公务员、职员,全部强征入伍,大批妇孺则被强制疏散到俄国罗斯托夫境内(类似人质)。
俄国限于国内政治压力,不敢大 ​​​​...展开全文c
那个啥大翻译运动,不少人看得气急败坏,觉得破坏形象。
我给你们出个招,把上海六院的那篇丁丁保卫战,还有以往各地警cha加班加点帮外国人找丢失自行车,山东大学各地高校给留学生的惠惠政策,都翻译出去。
这样,外国人肯定能感受到中国的包容开放,认为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友好热情的民族 ​​​​
一年前的上海。哈耶克老早就告诉过大家,愿意放弃自由来换得保障的人,既得不到自由,也得不到保障。但有人偏不信
普通人其实并不反对利维坦修笼子,只是嫌弃笼子太糙。如果笼子修得漂亮、修得精致,大家(甚至包括自由派)会夸利维坦文明、有人文关怀。住在糙笼子里的,还会羡慕住在好笼子里的,因为外面就是需要自食其力、自己打拼的野外丛林大自然。
毕竟,家养金丝雀离开了笼子,还能去哪? ​​​​
发布了头条文章:《上海的假精致,农漂的真可怜》 °上海的假精致,农漂的真可怜 ​​​​
上海的假精致,农漂的真可怜
中产生活大赏

上海的假精致,农漂的真可怜

转发微博
今年2月3日,原苏军导弹团副团长、俄军总参退役上校、知名军事评论人米哈伊尔·米哈伊洛维奇·霍达廖诺克(Михаил Михайлович Ходарёнок)发表评论员文章《嗜血政治分析家的预测:谈谈热烈的鹰与匆忙的杜鹃》,其后若干新闻网站以《对乌战争并非易事》加以转载。事实证明,最近 ​​​​...展开全文c
网上左右两批人,一批用几个乌克兰新纳粹来代表全体乌克兰人,比俄国人还要恨乌克兰,另一批用西安U型锁社会青年来代表全体中国人,三天两头要求中国人反思。
然后,这两批人还互相看不上,互相给对方扣法西斯的帽子 ​​​​
九一八事变后,左壬们的精神家园苏联要搞对日和平共处,两次向日本政府喊话,准备缔结日苏互不侵犯条约,但日本鬼子脑子轴,拒绝,不领情。当时的苏联简直舔狗本狗
周某人有句讽刺民族主义的话非常有名。

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欧洲,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到二十五岁,才知道所谓这'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我们做了奴才。

其实,仔细深究,这事背后不简单。
周某人写这句话是Diss一个叫清癯的报纸文人,这个清癯撰写时评《吾国征俄战史之 ​​​​...展开全文c
周某人有句讽刺民族主义的话非常有名。

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欧洲,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到二十五岁,才知道所谓这'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我们做了奴才。

其实,仔细深究,这事背后不简单。
周某人写这句话是Diss一个叫清癯的报纸文人,这个清癯撰写时评《吾国征俄战史之 ​​​​...展开全文c
俄共宣布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

左壬们念叨的无产阶级无祖国,英特耐雄纳尔,真是个大笑话。

谁不爱国,谁就要失去合法性,被人民群众唾弃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