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語錄詞

優雅語錄詞

她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超过8000万人正在使用
转发微博
为了一个男人,陆凉微上吊自杀了,一时间,陆凉微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太子不要的女人,谁敢再要?大家都以为,陆凉微这辈子大概只能当个老姑婆,凄惨过一生了。   
谁也没有想 到,她竟一跃成了太子他婶娘,成了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那狠 辣矜贵的男子,唯独将她宠在 掌心。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转发微博
视线逐渐升温,灼热,他的目光缓缓下 移,最终,落在她粉嫩的嘴唇上……
合同上却清晰写明过:不接吻。
该死的 ,这一刻他竟然有些后悔他定下的条约!
“上去,我们开始。”男人声线暗哑的说道。扔下外套,他抱起她的同时关上了灯。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转发微博
从温半锦对许成言一见钟情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痛苦的结局。
即使许成言不爱她、恨她,温半锦也要逼他娶她。
知道癌 症晚期的那一刻,温半锦开始回头看两个人破败不堪的婚姻,终于知道该放手了……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为了一个男人,陆凉微 上吊自杀了,一时间,陆凉微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太子不要的女人,谁敢再要?大家都以为,陆凉微这 辈子大概只 能当个老姑婆,凄惨过一生了。   
谁也没有想 到,她竟一跃成了太子他婶娘,成了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那狠 辣矜贵的男子,唯独将她宠在 掌心。 ​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转发微博
身为邢三少爷的未婚妻,许晚橙在他中毒后,救了他。但不过几天,他就提出了解除婚约。
一个月后,她被肚子里面多出来的三个孩子给吓到了。
后来,她被男人逼到角落,他咬牙切齿:“在和我婚约还没解除之前,你就背叛我怀了别人的野 种?许晚橙,你竟然敢!” 她崩溃大哭:“孩子是你的。”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唔,好热……”诺筱颖难受的蹭了蹭腿,翻了个身,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突然面前出现一个男人狠狠的在她耳边命令道:“别吭声...”
屋外的月色勾 勒着男人的脊背,泪眼模糊间,诺筱颖只能看到男人面若刀削。
事后,男人疼 爱的吻走了她眼角的泪痕,“ 来日,我定娶你。” ​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转发微博
“第一次?”陌生的气息萦绕在耳畔,“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我不 后悔...”林辛言紧张的攥紧双手,摇摇头。
她十八岁,正好年华,却...痛!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在男人怀里抖了抖。
为保留那最后一丝尊严林辛言咬着唇,不吭不响,这一夜痛苦而漫 长……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红唇轻启,“你轻点,疼。”
只这声音娇媚的,就要把整个包厢的热度点燃。
他低头直接咬 上她的唇,一手压在她腿上,裙摆撑在他手臂上,被迫往上窜。
许倾城喘息,他的吻粗暴残忍,她按住他的手,“等等。” 傅靖霆眉角微挑,嗤笑,“许小姐,玩不起就别出来玩。”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转发微博
怀里的小姑娘又香又软,眼 泪打湿了他的衣襟,令他十分不悦。
他拎起她的后衣领,小姑娘白嫩嫩的包子脸上满是泪痕,哭得脸颊红红,令他很有咬一口的欲望。
近距离对上 她红通通的眼睛,他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威胁:“再哭,就咬你。”
南宝衣抖啊抖,泪水被生生吓得逼退了回去。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江以宁原本以为自己只是嫁了个机长,某天翻 到某个财团背后的神秘大鳄的照片,这不是她老公厉斯年吗?
江以宁怒了:你到底是谁? 厉斯年俯身凑近她:“你老公。”
江以宁抗议:“协议结婚算什么老公!” 萌 宝都听不下去了:“爹地说协议结婚不是心怀不轨就是身怀不轨,他两者都有,你认命吧。” ​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转发微博
昨天晚上,她和陆子池睡了。
按理说,他们俩结婚快一年,上个床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问题就在于,这是他俩结婚以 来的第一次,也是......林晚的第一次。
昨晚的的火热场面好像不受控制般 争先恐后地涌入林晚的脑海。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京都贵女:“许云暖就是个粗鄙没见识的乡下种地的!” 下人:“小姐不好了,因为你多嘴多舌,府里断粮了……”京 都贵女:“去其他的店里买。” 下人:“小姐,整个京都的菜都被许云暖承包了。”
京都贵女咬牙:“去外地运!”下 人:“小姐,不好了,外地的菜也被许云暖承包了,以后只能喝风了!”
许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转发微博
“趁着还没到时间,先做一次!”
江以宁刚推开机长办公室的门,就落入一个宽厚炽热的 怀抱,下一秒,男人的吻就覆了下来。
她赶紧伸手去推他,“别,这可是你办公室。”
“怕什么,飞机 上都做过。”厉斯年才不管,低头埋进她的颈窝,嗅着专属她的清香。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