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友情,也会很想很想那个人吧 ​​​​
很多时候,没有好与坏的选择,只有坏与更坏的选择。 ​​​​
一面悲壮的在心里默念爱情是最重要的,一面在道德的枷锁里饱受折磨。 ​​​​
我爱的都是些很赤裸的人,可一旦深入后便发现那些都不是真的赤裸,真正赤裸的人应该是真实的,而不是伪装的粉饰的。 ​​​​
我们总想逃到没人认识的地方喘息几口 ​​​​
把我哥接回来送到了大姨家,他的心情变好了。 ​​​​
只要睡不够觉我就会生气(╬◣ω◢) ​​​​
微博名字咋改啊,我不想叫用户7468349486[抓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