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轻舟知寒:我最仰慕李老师的一件事:power through—不管怎样,就做,不怕。我批评自己一千次的时候,他已经不管不顾翻过一千座山。
向Sacramento, Davis和Bay Area喜欢话剧的朋友们通报一个特大喜讯:
我和一剧场老弟策划的原创话剧,终于要搞第一次公开的剧本朗读,由完整的演员剧组表演。我的爵士乐手太太 @轻舟知寒 会给独白部分伴奏。不看不是人啊!!! ​​​​
说到底,以前还可以以prosperity 和”我反正改变不了什么”为借口,但是SH四月就基本上算是把你头按在砧板上,让你正视残酷的事实。如果这个时候还扭头说”我看不见,我看不见”,那真的是一条道儿走到曹县了,而曹县未必是尽头。
一个好的时代,容得下几个企业家,也容得下几句真心话。 ​​​​
  • 长图
以前有客户如果从纽约relocate去亚洲,基本都是去香港。近几年,都是去新加坡。 ​​​​
Repost
《妇女权益保障法》正在立法修订过程中,前些天专门针对二审稿,准备了书面修改建议提供给全国人大法工委。

昨天接受《中国妇女报》的采访,建议恢复一审稿中被性侵妇女可不担任监护人并有权单方决定送养的规定。被性侵后生下子女,还要求被性侵女性负抚养义务,没法接受这样的规定。

女性需要从被性 ​​​​...展开全文c
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过。在走了很多弯路后,我终于活出了自己最想要的模样,这种感觉就是自由,是liberated。//@猫ring:我的工作经验是,四五六十岁的人更想要得到那个人生标准模版的认可,但如果真有人能按照模版过自己人生,一定是很压抑的。
“告诉你一个关于成年人的大秘密吧:没有人能搞清楚自己的人生” 🤭 ​​​ ​​​​
看到2023年亚洲杯将易地举行的新闻,我想起这篇微博。乌鸦嘴呀[汗]
曾经的“珞珈三杰”。昨天半夜看到这里就很唏嘘。我们这一代人,没遇到什么大事,除了pandemic。
可是她们,裹挟在时代的洪流里,身不由己。 ​​​​
看到那个叫快递被敲诈的帖子,就想起自己真的是在这里住了好几年后才放下全身绷紧的神经,适应了按照契约办事的社会规则,而不是时时警觉,为各种如今看来最轻微的小事担忧,害怕掉坑里。 ​​​​
回复@野生雨吁:应该想想“被别国牵着鼻子走”这件事本身也许是被制造出来牵民众的鼻子的?
Atlantic 上这篇文章特别有共鸣,Why the Russian People Go Along With Putin’s War。链接O网页链接,非常短也很容易读。

这篇文章有助于理解为什么某些中国人共情于普x,其实是有其社会内部更深层次的原因,也有助于理解中国社会。 ​​​​
[嘻嘻]没看文章,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Tesla 的股价跌到他贷款不能close。

也算是乌云的金边了。 ​​​​
转发这条出来供友邻参考。今天护士打电话说我胆固醇指数(good and bad)两项均比六个月前有很大的改善,她有点震惊了,一个劲儿地问我,到底怎么做到的?健康饮食加有规律的运动。再也不怨基因了。[阴险]
给有需要的、像我一样的非gym一族朋友分享一下:
八月的时候陡然发现体重增了10磅,大概是因为Pandemic 以来世界都这样了,要对自己好点的思想作怪,为饱口腹之欲,吃了很多高糖、高盐、高热量的食物。鉴于家族病史,决定控制饮食,计划减掉6磅(以前体重偏轻,而且几乎保持了10年没变,所以我一般不称 ​​​​...展开全文c
之前我关注的几位住在上海的博主每天类似于“每天早上起来先做核酸”的叙述,然后这几位先后被炸掉或者禁言,我的主页清净了。

然后现在居住在北京的博主也开始了”每天早上起来先做核酸”的日常记录,不知道她们几时消失。

现在不是叫”静默管理”吗?就是不仅要静止,还要沉默。 ​​​​
太快了,两篇我发粉见也很快被屏蔽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