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苦难才能写出更有感染力的文章,但是没有人有义务出生即作家。 ​​​​
在四中的日子像断片一样,不记得多少了,只记得想跳楼那天 ​​​​
好像所有人都在安慰我,梅花香自苦寒来,但是也是那段经历致郁,让我毁灭。 ​​​​
如果不能改专业的话,去华东吃饭大学也是不错的。 ​​​​
史迪奇!史迪奇!史迪奇!穿上史迪奇我就是最可爱的崽~ ​​​​
智者不入爱河,若入爱河,他亡我存。 ​​​​
在青青的年纪谈着可笑的“恋爱” ​​​​
睡前吃的药像摇篮一样,让我安然入睡。 ​​​​
我:我觉得真好,别人的幸福要祝福
我的大脑:酸她!马上酸!必须酸!不酸你不是人! ​​​​
原来Gucci也卖这么丑的鞋啊哈哈哈哈 ​​​​
最喜欢你叫我小家伙,但是还没等到你的薯片和水果,你就逃离了我。 ​​​​
深夜的雨丝像干枯毛躁分叉的发丝 ​​​​
我还是不能接受被小学生叫阿姨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