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潇在西南大后方

杨潇在西南大后方

可能要去另一个1938年。
超过8000万人正在使用
今天 20:14 已编辑
环洱海溜达第二日,从喜洲到上关,看着洱海越来越瘦,最后变成图四的一颗小塘(罗时江入海处)。从上关到双廊又看着海一点点长大,最后一程叫了个车,提前到了,得以从高处欣赏厚云缭绕的日落。沿途有一辆沪牌跑车飙得好猛。 ​​​​
今天 17:25 已编辑
龙首关遗址,忽必烈当年率大军在此与大理国守军激战,据说一度无法攻克。如今的遗址,准确说是遗址的遗址——十多年前因为修建214国道破坏过一次,找到了当年中国青年报的曝光报道(报道刊发后工程被叫停,大理市长公开致歉):O云南大理为修公路拆毁古城墙 龙首关面目全非 ​​​​
“现在,当人类的地位更胜以往地臣服于未知,当“疏远(alienation)”成为流行词,公众便想获知一些命运的指导,一些在这个飞速旋转的世界上生存的模式和意义。不管历史学家作为个人信奉哪种模式…我们的笔下都提供了一种事实证据,展示了人们是如何从之前的黑暗时代走出来的。”
“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长期紧张的时代,历史学家的声音是最为需要的,尤其在其他作家产量不足、质量堪忧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尚有争论,但我想,这个机会是明白无误地交到了历史学家手中,他们就要成为以文学方式阐释人类社会角色的主要发起者。他们的任务是满足大众兴趣,提供对人 ​​​​...展开全文c
“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长期紧张的时代,历史学家的声音是最为需要的,尤其在其他作家产量不足、质量堪忧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尚有争论,但我想,这个机会是明白无误地交到了历史学家手中,他们就要成为以文学方式阐释人类社会角色的主要发起者。他们的任务是满足大众兴趣,提供对人 ​​​​...展开全文c
环洱海溜达第一天:才村到喜洲,这条路骑行过若干次,第一次用脚走全程,后三分之一全在下雨,得以见到洱海苍茫的一面,某个拐弯处我居然想起了深秋的科德角。也见到了(据说是连绵阴雨导致的)蓝藻小规模爆发,许多暴涨的溪流奔向海中(入海口似乎鱼儿最多,有时人一靠近就会看到好多条细线远去),两 ​​​​...展开全文c
  • +3
塔奇曼谈历史写作:

“从一开始就去粗存精,记下你在脑子里研磨过的材料。最后,当围绕某个主题、某个人或依据年代顺序把卡片聚集在一起时,我的故事就能开讲了。”

“关于做研究,最重要的事是要知道何时停止…研究是无尽的诱惑,写作是劳碌的工作。你需要坐下来思考,把思想转化为可读的、不偏不倚 ​​​​...展开全文c
“前提是,这段故事必须要先吸引我自己,以至于有一种分享的使命感。” ​​​​
回复@Vamos笃笃天:已经拉黑所有乳菇,“菌香”这事儿在我这儿已经消失了[微笑]//@Vamos笃笃天:配点炒熟的无毒的菌子[二哈]
昨天:白米粥真香啊,是香气扑鼻的那种香。
今天:白米粥真香啊,应该配一个肉包子的。 ​​​​
昨天:白米粥真香啊,是香气扑鼻的那种香。
今天:白米粥真香啊,应该配一个肉包子的。 ​​​​
“他却回了北京。”
via何兆武《上班记》 ​​​​
读过不少写魏玛共和国灭亡的书,但基本都是西方作者。从中国人的笔下去感受,还是非常不同,分享一下冯至写1933年纳粹上台后,柏林市郊一个社民党人社区的变化。 ​​​​
  • 长图
句句戳心。//@我想我正在沉入一代人的海://@韩松落:转发微博
近期反复翻出来看了几遍的文章。但不想写任何速读式或者导读式的推荐语,那样只是为了引导转发而不是为了推荐内容。点开它,从第一行读到最后一行吧。
O过去10年美国人的生活为何如此愚蠢? ​​​​

过去10年美国人的生活为何如此愚蠢?

“Turris Babel”,Coenraet Decker,1679 © Nicolás Ortega
咱就是说,无毒的野生菌也不要多食(现在看到食字都想吐。。。 ​​​​
念念不忘,立即回响:今天就在菜市场发现了“读书人吃的”青头菌,45一斤,炒的时候有天然勾芡的效果,汤越煮越黏稠,比谷熟菌口感滑嫩,未开放的小骨朵还有点脆,鲜度不及谷熟菌。我可能还是更喜欢“贩夫走卒”的菌子。不过据说烤青头菌也很好吃,没器械,试不了。 ​​​​
必见辽阔之地//@孙一圣:转发
📖 千篇一律的局促青春里,有我们怪诞而蓬勃的狂想。迈过逼仄过往,必见辽阔之地。 °余华推荐重磅新书,还原了青春最粗粝的模样 ​​​​
余华推荐重磅新书,还原了青春最粗粝的模样
新经典

余华推荐重磅新书,还原了青春最粗粝的模样

在我们这屁大的小城,没有什么比爱更可耻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