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代替哥哥入朝为官,伴君在侧三年,却对他动了心。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一别数年,南慕瓷声名狼藉,卑微如蝼蚁。霍三少身处权势顶端,手握佳人。 “南慕瓷,你还想要什么?” “要你的命。”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整个云州市的人都知道苏家有个臭名昭著的二小姐,没人愿意娶。苏子悦只好自己找人求嫁,好不容易嫁出去了,老公却是个三无男人,房子没有,车是借的,存款就不要问了,怕伤人自尊。可是,三无老公摇身一变,成为了响当当的欧洲金融大亨L.K集团的总裁,绝对的有钱有权的大人物,苏子悦一脸懵……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薄昀深以前是个傻子,宠她爱她依赖她的傻子。现在,他是个疯子,恢复智力却失去记忆的疯子。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世人都说,爱情是把刀,见血封喉。可对于沈念糖而言,向思楠是药,没有就得死。我曾以为,往后余生都是你。却不想,我早就没了余生……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车祸出院那天被老公劈腿离婚,婆婆驱逐出家门,本来以为生活水深火热不见天日,怎知遇到了他……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我一直坚持要婚后才能同居,和老公恋爱九年,直到扯了证才允许他碰我。我们新婚燕尔,我以为老公一定会珍惜我,可是才结婚三个月他就出轨了。这个时候我还怀着孕,我意外中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和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了。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五年前,她从人人羡慕的大小姐变得落魄不堪,终于尝试到爱上霍穆擎的后果。 五年后她成丑陋无比卑微的女人,放下自尊只为活着,没想到再次遇到霍穆擎,人生又发生重大变化。 她怕了,再也不敢爱他了,可是为什么纠缠不清? 付出所有都得不到他的真心,那一切都没有意义,霍穆擎,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他们领证的那天,下了好大的雪。 她曾欢喜地以为,这是他们携手白头的好征兆。 可是后来,她为了他,连白头都活不到。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从前我以为,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不会出轨,那个男人一定是我老公。直到那一天,我撞见他与另一个女人缠绵,面对重重背叛,我最终走上了复仇之路……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五年前,她嫁给T城最为有名的商业巨子——欧擎珩。婚礼的前一天,欧擎珩捏着她的下巴说道:姚依依,你只是一个替身,只要扮演好欧家少夫人的角色就好,除了钱,其他的别妄想从我身上得到。”她只是笑着,尽心的扮演着她的角色。她没有傻到去问欧擎珩为什么会娶她,因为她心知肚明。她不过是个替代品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她用尽力气爱他,却落得个国破家亡。 他恨极了她,却也爱极了她。 当生命走到尽头,他才知道到底失去了什么……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说:“我家王妃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摄政王妃抢尽风头的闺门淑妇们气得瑟瑟发抖:我们是欺负她,可为什么最后吃瘪的是我们? 风神俊逸的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不识数,连算盘是啥都不晓得,哪里能挣什么钱?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