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这么久 我的第一个从欧洲回来纽约的朋友 不出意外 是意大利人 昨天约我去她在布鲁克林Williamsburg新家的housewarming party

纽约昨天傍晚的夕阳太美了 我很少离开曼哈顿 离开了一次 就看到了美到醉人的曼哈顿天际线 然后一边听着意大利友人用带有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和我聊天 一边喝着意大利红酒 我 ​​​​...展开全文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