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飞熊

吴飞熊

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
润物无声无息,干旱来临时同样无声无息, ​​​​
人的寿命是由人体内平衡的稳定状况决定的 ​​​​
而细胞内还有细胞核,还有DNA,还有微生物。 ​​​​
我们已经了解到,克隆是可以的,理论上,每一个细胞都有变成一个独立个体的可能,所以如何处理整体和个体的关系,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
古代的函汞丹药不仅仅杀死了体内的寄生虫,也破坏了人体内各种微生物之间的微妙平衡。 ​​​​
微生物和生物之间的寄生是相互的 ​​​​
你少开一天车,环境就会好一点点,你少开一天空调,能源就会多出一点点,你少工作一会儿,灵魂就会自由一点点,日积月累,你的生命就会延长一点点,就会有意义一点点。生命本无意义,你经历的多了,也就精彩一点点。 ​​​​
人们把周围的建筑建的越来越多,就像是给自己建造作茧自缚的囚笼,囚禁在偌大的城市里,高楼大厦林立,钢筋水泥混凝土,成为了一套有形的枷锁,而且也束缚了灵魂。 ​​​​
转发微博
「我希望,人们都会深刻意识到:政府的权力应该受到约束,政府没有权力裁定某些科学理论是否是正确的——政府试图这么做,这是很可笑的事情——他们没有权力决定历史该如何书写,也没有权力左右经济学理论或哲学理论。只有这样,未来的人类才真正有可能得到充分的发展。」by费曼 ​​​​
我只是单纯的因为想听音乐而听音乐,并不想有什么收获。看书也是同理。 ​​​​
并非静待花开
而要长相厮守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