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打咩

椰打咩

“有时候,酒过三巡,现实会变得简单。”
3月19日 00:04 已编辑
置顶 What we cannot speak of, must be passed over in silence.

📦 : O网页链接 ​​​​
#泉岚#
谢谢世界。女孩子真好。 是人型洋娃娃的复仇(x)
不会画皮衣纯粹靠脑补硬画的,能画对就有鬼了,只求看得出来是皮衣(。) ​​​​
看到一个说法:“对大多○国读者而言,昆德拉小说在性自由方面的启蒙价值,远远高于zz自由。这是马尔克斯与昆德拉的小说,在上个世纪八十年所遭遇的共有命运。”心情很复杂。想起前些年闲来无事捡起洛丽塔看,后排的男生看到之后促狭地笑了,说呦,我知道这个,这不是本黄书嘛。 ​​​​
转发微博
昨天夜里和大树出门搬团购到的东西,路很潮湿,积着些雨水,一颗开满白花的树下停着蓝色的车,花落在车顶与车头,叶子落在路边,从这样的角落里走过去好像是晚春甩了一下尾巴。一点可爱微光。想起诗里写,“夜又冷又绿”,觉得美丽极了,我们又懒又苦涩,搬着咖啡、水、速冻制品在春天的夜晚里走。大树 ​​​​...展开全文c
//@树困树困:我人傻了,是我初中同学…烦大家帮扩谢谢…//@AbbeyChry://: ¡查看图片 //:高嘉雯曾就读Clark University in Massachusetts,3月5号离校到西雅图,原定5月6日从西雅图搭Delta到旧金山回国。经航司确认她checked in但没登机很大可能滞留西雅图。5月7号告诉父母唯一信用卡丢失
大晚上的 以前社区群发的【寻人启事】sfo周边

紧急寻人启事:女生高嘉雯,22岁,身高1米7,高瘦,戴白色帽子,穿灰白色上衣、蓝色牛仔裤,戴眼镜,非常内向。她于5月6日从西雅图赶到旧金山国际机场,计划回国,遭遇航班熔断。5月15日最后一次通话之前,一直在机场附近逗留。孩子信用卡丢失,身上也没 ​​​​...展开全文c
第一次喝东方○叶的青柑普洱接受不能……像什么,像把陈皮上刮下来的灰拿来泡水。 ​​​​
说起来,为什么(就我看来)哥姐很少有监禁下药尾随之类的轻病态向的发展……主要还是很难想象他们会对对方有这方面的执念吧。“一定要得到这个人”什么的,“留不住心至少留住身体”什么的,这种题材大概绕不过去一个纠结点,即什么才叫爱,是索取还是克制,任欲望膨胀无法控制还是把自己咽下去转身。话 ​​​​...展开全文c
即使是废弃的铁路,沿着它一直一直走下去,总有一个瞬间会是自由的吧?
像梦一样呢。 ​​​​
(看了看自己朋友的pyq(闭上了嘴)
随便点进去一个慷慨转发《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痛惜中文低幼化的学弟的朋友圈,六天前发了一条“​你永远可以相信汤普森[心]”,二十天前发了一条“午饭味道真的绝绝子[舔屏]”,三个月前发了一条“咱就是说,很难不夸[悲伤]”。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