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这些天抗议者喊出的最重要的口号是“女性、生活、自由”,它在世界各地回响。有人认为它过于模糊和宽泛,缺乏一个具体的、积极的基调。但又有很多人说它是凸显生命价值的进步口号。对于这个口号,你怎么看?

一个新的伊朗已经诞生:一个全球的伊朗 O一个新的伊朗已经诞生:一个全球的伊朗 ​​​​

一个新的伊朗已经诞生:一个全球的伊朗

译自Asef Bayat, “A New Iran Has Been Born—A Global Iran”,...
//@张晓舟:这官微可以归为“搞笑博主”了,沦落至此,太可怜了……[哈哈]
泽连斯基知道即将发生的冲突并将他的家人藏到了国外。在俄罗斯联邦在顿巴斯开始特别军事行动之前,乌克兰总统所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在以色列为他的父母购买了房子,并将家人送走。前最高拉达议员伊利亚·基瓦在评论泽连斯基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说,他说他事先知道将开始一项特别军事行动。“ ​​​​...展开全文c
《英雄们正往西南奔去——<王者荣耀>和它打造的电竞之都》

上海是中国电竞的心脏,但其他城市之中,很多人相信成都会是下一个电竞之城,不仅因为腾讯天美在这里,还因为成都有AG电竞俱乐部。今年6月,AG的董事长乐可登到市里做汇报,他说希望把成都打造成中国电竞第一城。

2018年KPL春季赛,成都成了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啊熊姨:「我那位可爱的朋友认识方洋时和我一样非常好奇,拉着他问东问西。她还让方洋给她画眉毛,考验他的化妆技术。公务员,销售,老师,公关,服务员,司机,都是一个中国人的常规职业,活在秩序的前列或者中间,每天生机勃勃或者死气沉沉,处理的都是无关紧要(看起来重要)的事」
2022年清明节,我去了一趟武汉,走进了殡仪馆。墓园很大,也很安静。碑大大小小的,上面写着逝去的人的零散信息,几个月的小孩,少年,青年,一个军人,殉职的交警,妈妈,年轻的妻子。有的墓碑前有花,有零食和蜡烛,有的墓碑前空空荡荡。

在我的家乡,人死之后都有一场隆重的葬礼和仪式,那个时候我 ​​​​...展开全文c
《在北京精英中学和宁夏扶贫中学,“努力”有什么区别?》

在十八年的应试教育中,老师和学校一直努力让我们相信一个真理:只要够努力,就会有好结果。但真的是这样吗?李思宇并不这样认为。

李思宇是巴黎政治学院的讲师,从2014年起,李思雨在宁夏和北京的三所高中做了很多年田野调查,最终写完了她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xxxxx就是乱弹琴,劳命伤财。O回顾香港第五波疫情,我们能学到什么?| 长报道 ​​​​

回顾香港第五波疫情,我们能学到什么?| 长报道

香港第五波疫情中最危急的时刻,在今年2月下旬和寒潮一起抵达。医疗系统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据香港大学医学院根据数...
《女团做了好几年,为啥你只听过〈卡路里〉一首歌?》

偶像团体做一首歌,从第一步就开始把歌曲推向难听:

企划制定方向——风格是重要的、视觉形象是重要的,但好不好听不是第一位的。

收歌的要求很明确——编曲要花哨、元素要新、节奏要方便编舞。国内不太有制作公司能完成这样的音乐,内地偶像的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忠诚、信任与狂热:蔚来如何营造社群新世界?| 长报道》

在中国,从来没有一个车主群体像蔚来那样,共享着类似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凭借着令人惊异的忠诚和热情,紧密维系在一起。这个集体是封闭的,因为在面对质疑和攻击时,容易抱团取暖。这个集体也是开放的,因为他们一直在寻找那些类似的人,吸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Airbnb又不好用,为什么这么多人在怀念它?》

家庭民宿让我有机会真正接触个体。我们谈论世界局势时,总是用宏大的名词,讨论的东西非常抽象。但当我们接触到具体的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所有概念还原到具体的个人时,我们会抛弃很多偏见和刻板印象。

做房东和房客,会让我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欢迎来到中国A镇:保持距离,仰望高塔》

新冠病毒爆发已两年半,封过武汉,静过上海,城市里的消息要么传得很快,要么传着传着就没了。但在中国更广阔的农村,只是偶尔传来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

我们来到南方一个偏僻的小镇,跟B村的驻村第一书记、C村的组长、D村的网格员见了面。如果你想了解中国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25日和29日,我们找了个朋友去上海街头仔细逛了一圈。哪些店开了?哪些店还处于封闭中?鉴于现在连复工都只能你们说,这里就不多说了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61天后,上海能否回到上海?

我路过了超超果蔬店、蜀地冒菜、喜士多便利店、Fascino面包店、喜而乐水果店、朋朋宠物店,依然关门。我看见一些保供商家比如胡子大厨、福福饼店、M2F咖啡只能线上营业。但更多更多的门都关着。

三棵樱花树在今年枯死了,白蚁飞到了十二楼。路灯下,几百只白蚁形成旋风,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啊熊姨:「最为吊诡的是,自此出现了两个“为了和平”——“特别军事行动”的“为了和平(Zа мир)”和原本的俄语字母写成的反战的“为了和平(За мир)”。一个字母之争,俄罗斯分裂成了两半。」
这是欧洲价值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但媒体发不出来了。谢谢熊阿姨帮着发了。对俄罗斯内部正在发生什么感兴趣的人可以看看。O莫斯科不相信和平,俄罗斯无战事 | 新秩序 ​​​​

莫斯科不相信和平,俄罗斯无战事 | 新秩序

宿舍楼的电梯门上,所有的涂鸦和告示都已经被清理干净,还能看到水彩笔留下的淡淡的字痕:“了和平”,但第一个字母完全...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