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微博
再论人言可畏

十七岁(另说十五)的小刘走了,在阖家团聚、上下欢庆的春节前夕,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为此深感到惊愕,因为上次看到他的消息,还是一张和美的母子合照;再就是讶异,那些尖酸恶毒,阴阳怪气的语言,竟使用温和的头像和嬉笑昵称的观众;生身的父母竟然表现出了对孩子可见的敌意,并 ​​​​...展开全文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