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手艺(四)扎笤帚

人们使用自制糜子笤帚的年代早一去不复返。六十多年过去,我始终清晰地记得家人为了一把糜子笤帚所耗的时间与精力;记得老爸全神贯注扎一把糜子笤帚时的专注神情。
大集体年代,生产队长会指派专人干折糜子这种活计的。那大块糜子地里站满了穿着花花绿绿折糜子穗的女人 ​​​​...展开全文c
老爸的手艺(三)缒底补帮

煤油灯下,阴雨连绵中,我家箍窑里总会传出一阵哐哐——哐哐哐——的声音。那声音是老爸利用这当儿为孩子们缒补旧鞋子呢。老爸坐在小登子上俨然一副工匠相,双膝盖护一片破麻袋或者旧羊皮,胯侧放一脸盆热水浸着旧鞋底鞋帮,一侧堆放着几双孩子们大小不等的旧鞋子。老爸极像 ​​​​...展开全文c
老爸的手艺(二) 扎扫帚
老爸继续用茜棘为我们家制作家具。利用一个比较温暖的天气,在院子里进行这一相对较大的工程。老爸抱一捆茜棘放在院子里,先洒上热水以回性、变柔软,一方面不易折断,一方面不太扎手。再准备一个手镯大小的铁环,扫帚把一个,一尺见高,十厘米粗细的木桷,木桷身旁还 ​​​​...展开全文c
老庄子

我的村庄,很老
满庄子张着
黑洞洞的口
有人站在水边
有人睡在山上...展开全文c
老爸的手艺

一,粮囤

瓜菜代那些年月,只要是黄昏下,黎明前,下雨天,我家那个茅草屋就有老爸的身影在忙碌。老爸抱来一捆茜棘,一种山野生长的高数米,足有几千根非常柔韧细茎的草本植物——人们叫它茜棘。每每秋季雨后山土松软的时候,村庄的男人们上山一捆一捆拔回来荫干备用。先弃掉茜棘满身干皮 ​​​​...展开全文c
#微博头像挂件# 今日份幸运属于你!我正在使用“幸运光环”会员专属头像挂件,你也快带上吧! O头像挂件:幸运光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