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学:“我觉得你这种状态肯定不可能恨所有人。”
我:“我当然恨所有人。”
我同学:“你没我恨。” ​​​​
无论什么逼养的事,都付笑谈中。 ​​​​
新生活,老面貌,换个地方想死。 ​​​​